意志自由只是借助于对事物的认识作出决定的能力,而犹豫不决是以不知为基础的,它看来好像是在许多不同的和相互矛盾的可能的决定中任意进行选择,但恰好由此证明它的不自由,证明它正好被应该由它支配的对象所支配。

十月 八日,破晓。

那些生搬硬套、兀自揣度他人内心以自圆其说的写作者,你们适合去当小说家,而不是记者!

明天你就将要去流浪。

下过雨的金砖夜晚,厦门难得的安静。一个人走在路灯下,挺酷。

歌一定要唱完,做人也不能只做一半。

©孟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