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白的东西和你相遇 

都成了黑墨水

自惭形秽

一切鸟兽因为不能说出你的名字

而绝望万分

创意只有在自由的花园里才能野蛮生长。

—“这首歌里的女人是玫瑰姐吗?”

—“这首歌里的女人,我还没想好是谁。”


“不管你是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孟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